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成果  学术观点

周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移动互联网经济对传统工业经济的挑战

发稿时间:2018-05-17文章来源: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

本文是《中国工业经济》第336篇“观点精粹”

作者:周密,盛玉雪

单位: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

原文刊发:《中国工业经济》2018年第4期,原标题为《互联网时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导性动力:工业化传统思路的局限》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未来中国经济转型与改革发展提供了明确战略导向。对于未来应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重点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等长期目标,政府与理论研究者已经形成共识,但是如何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与效率,如何转向全要素生产率驱动,却莫衷一是。较为主流的观点有三类:第一类,对于政府力量介入较深的经济体,通常的调控方向是试图提升资本劳动比,从而提高生产效率。中国已有23个省份公布了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数字累计超过40万亿元,重点仍投向基建类项目,但这种努力如果停留在传统工业化思路上则可能遭遇供给侧资本报酬递减。第二类,很多学者参照西方成熟市场的结构性改革成果,主张放松政府管制,将改革的重点引向市场和政府之争,然而实践证明政府主导下的中国高铁成功了,市场主导下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都破产了,因此,提升供给体系质量与效率不能简单市场化,应形成具体而切实的发展思路和有效路径;第三类,部分学者借鉴西方理论和实践成果,主张形成以高R&D投入为主的高科技路线,然而已然跃居世界第二的科技研发投入总量和世界第一的专利申报数量并没有直接将中国引向世界科技强国,到底可描述和可实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道路在哪呢?

     以小米为代表的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在艰难的实践中探索出适应互联网时代需求侧急剧变革的供给侧中国道路,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微观落实提供了中国经验和中国样本。

1.移动互联网时代需求结构与信息结构的双重变革

       与传统工业经济相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社会环境有两大特点:

     (1)需求结构不断升级,使得原有新古典经济中的消极消费者开始转变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后的积极消费者。消极消费者以生存、生理等基本需求为主的数量效用论为基础,而积极消费者则以社交、心理为主的体验效用论为基础。积极消费者更愿意表达消费意愿、参与消费意见,消费也由功能式消费、品牌式消费、体验式消费再到参与式消费。积极消费者的出现使得互联网时代“粉丝”个体的形成开始有了时代条件。

     (2)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对称程度显著变化。移动互联网时代供给侧中资本和劳动力等传统要素的地位正在下降,而信息要素地位正在提升。信息的对称程度显著提高、去中心化特点明显,消费者之间的信息共享成为常态。这使得积极消费者不再是分散个体,而是可以通过信息传递与共享成为联合的整体。在这种时代背景下,“粉丝”从个体向群体的转变,不仅具备了时代条件而且具备了现实的操作性。

2.应对需求侧变革,小米从供给侧进行的结构性改革

        粉丝从个体向群体的转变,使消费者的市场结构开始从分散的完全竞争转向逐渐通过互联网实现联合。这改变了市场中供给侧与需求侧的市场势力对比,使得供给侧占主导的传统市场格局开始逐渐向需求侧倾斜。传统工业经济下,局限在供给侧内部的垄断、垄断竞争等市场结构开始转变为供给侧和需求侧孰为垄断。在这种背景下,传统工业企业面临的主要矛盾从供给主导下有限的资源满足无限的需要开始演变成需求主导下无限的供给寻找有限的需求。适应这种变化,优先从供给侧进行改革的创新型企业最终成为主导者。小米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集中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是通过认知性劳动提前内生化需求函数,改变依靠价格的工业化事后对接传统。以往工业化生产以投入-产出为主导,生产者和消费者相分离,生产过程解决价值决定,消费过程解决价值实现,依靠价格进行事后出清。这就不可避免出现产能过剩。在提前认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外部环境变革后,小米在进行生产时,预先量化需求函数,提前认知需求的方向、对象、内容与数量。例如在需求方向上,提前认知到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而不是计算机互联网领域;在需求内容上重点以移动互联网手机为主攻方向,而没有考虑电脑或其他电子产品。

     二是通过认知性劳动引领与配置研发性劳动、交易性劳动和生产性劳动等,从而使生产驱动型企业向市场驱动型企业转变。围绕以MIUI为主的操作系统,小米积极吸引各类积极消费者,从而在企业工程师之外形成了以积极消费者为主体的约10万人的互联网开发团队以及以积极消费者为主体的营销与售后团队,并最终驱动上游具有技术垄断优势的供应商积极加入。在这种转变下,传统工业经济中供需的单一均衡开始转为双向均衡:小米供给智能手机,消费者消费智能手机;同时向小米提供需求信息,小米消费与认知这种需求信息。此时积极的消费者成为企业的组成部分,大大降低了创新、交易和生产成本。

     三是通过快速复制与拓展认知性劳动的成果,实现小米从产品型企业向平台型企业转型。按照工业化的传统思路,一旦工业企业占领了市场,将不断提升技术研发水平,从而加快推进以“技术引市场”的道路,然而小米却选择了将对市场认知的结果迅速复制到其他相关联产品,如小米以手机、路由器、电视等为核心发展了手环、电源、耳机等配套产品。同时小米把硬件用接近成本价的方式销售,然后用这来构架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平台,再在上面通过不断复制与拓展做增值服务。

     未来面对需求快速变革与信息充分对称的外部环境,根据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的市场规模优势,如果形成以用户认知明确供给方向,进而提升研发、交易、生产等供给能力的两阶段路径。这将有可能改变原有沿着供给侧内部,从“劳动-资本-技术逐步升级的道路,转而优先通过需求侧的市场认知对接供需结构,变弯道超车换道超车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NjAwMjE5OA==&mid=2650993533&idx=1&sn=1778ae323d930d7d0b0323ac73e4a656&chksm=8cde1204bba99b12581cc2d899b5b7b15c256d1991cb887424b3289257b385e98fe0ed3c8cc2&mpshare=1&scene=1&srcid=0509cChAtfUQ4i27ONyWloKH#rd